枯骨诡花

男朋友.幸会。雷点是自称爷的王黯,多谢。

江湖设耀黯

“耀兄,请”王黯眯了眼眸,笑意吟吟。抬剑出鞘,“还请黯兄好好指点一番”。王耀也笑,剑锋直指王黯,足尖轻点窜至了他面前。

王黯提剑,横挡剑身。笑道“真是后生可畏。”

“过奖”王耀眉目含笑,薄唇轻启,一副翩翩公子模样。

王黯瞧着,心神竟是稍忽一下。王耀轻笑,反手剑身轻吻他颈侧。

“黯兄,你输了”

“...当真是后生可畏。黯某不才。”王黯垂眼,“耀兄既胜了与我的切磋,只是不知你有何要求?”

王耀笑得像只狐狸,“也无甚要求,您也知。我被江湖传了有龙阳之好,只是这龙阳之好不是因谁,正因黯兄您。不知黯兄是否介意多一位夫君?”

说实话,王黯的吻技算不上很好。甚至是毫无章法可言,只是粗暴的吻——不,不能算是吻。应该叫作啃。艾伦的嘴唇被他咬得生疼,甚至他隐隐尝到了些血腥味


王黯坐在艾伦的腿上,按着他的头,难得主动地与艾伦接吻。


地上是凌乱摆放,丢在一旁的几个行李箱——王黯他刚出差回来。


艾伦觉得自己的嘴巴几乎在发麻,王黯的牙齿咬着他的唇瓣,舌头是带有侵略性的扫荡着他的口腔,好吧。这根本真的没有小说什么"被亲到腿软"这种感受。


但是很快,他那根硬邦邦的玩意儿就顶上了身上王黯软乎乎的屁股蛋儿。当然不是因为那糟糕到透的吻技,而是因为王黯而后,舔了舔嘴唇,带着笑意说的那句"艾伦。我想你了"

王与骑士


其实看起来被臣民说是喜怒无常的王黯有个怪毛病,就是要抱着人睡。他没有那股子活人气睡不着。
可是哪儿有人给他抱着睡呢。王黯还没有王后,而且也没有敢和王同床共枕的人。就算有,身份配得上吗。
于是王黯只能委委屈屈的抱着他的大黑猫睡,每次睡那么三四小时就醒了,懵懵逼逼地瞧着天花板过了一夜,导致黑眼圈和眼袋像镇国之宝。
又是王黯改公文想睡觉却又睡不着的一天早上。
骑士维克多终于看不下去了,生拉硬扯扯着王黯上床。
不是上♂床,只是上床而已,别想太多。
“维克多,你这算不算阻碍我改公文”王黯双手抱胸,坐在床上扯着嘴角看着维克多“我完全可以叫人把你弄出去。”
“嗯”维克多漫不经心地应了声,不顾王黯的反抗把他按在床上然后抱着。
“睡觉”
“我不睡”
“闭嘴,睡你的”

梗源军阀三十题。稍微修改致歉。

新婚

可悲的政治婚姻.王黯提起了华丽裙摆边走在红阶梯上一边想着。

赤象国刚继位的国王——艾伦.琼斯,为了巩固王位须立一个身后势力强大而贤良无害的皇后.而在挑挑选选之后却仿佛眼瞎了一般决定了王黯。

王黯:.....我王黯无fuck说

王黯挽着艾伦的手,挂着虚假的笑容在辉煌大厅招待客人.繁琐长裙让王黯很是不舒服,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扇死旁边的艾伦,去你妈谁叫你眼瞎看上我。王黯想着

终于招待完客人,进入最激动人心(?)的新婚之夜。

于是两人对着正坐在床上。
艾伦:……
王黯:……
艾伦:……
王黯:……
艾伦:.....
王黯:(我靠是不是要说什么)