枯骨诡花

林岸.一个什么都是半吊子的家伙。幸会
说实话,王黯的吻技算不上很好。甚至是毫无章法可言,只是粗暴的吻——不,不能算是吻。应该叫作啃。艾伦的嘴唇被他咬得生疼,甚至他隐隐尝到了些血腥味


王黯坐在艾伦的腿上,按着他的头,难得主动地与艾伦接吻。


地上是凌乱摆放,丢在一旁的几个行李箱——王黯他刚出差回来。


艾伦觉得自己的嘴巴几乎在发麻,王黯的牙齿咬着他的唇瓣,舌头是带有侵略性的扫荡着他的口腔,好吧。这根本真的没有小说什么"被亲到腿软"这种感受。


但是很快,他那根硬邦邦的玩意儿就顶上了身上王黯软乎乎的屁股蛋儿。当然不是因为那糟糕到透的吻技,而是因为王黯而后,舔了舔嘴唇,带着笑意说的那句"艾伦。我想你了"

王与骑士


其实看起来被臣民说是喜怒无常的王黯有个怪毛病,就是要抱着人睡。他没有那股子活人气睡不着。
可是哪儿有人给他抱着睡呢。王黯还没有王后,而且也没有敢和王同床共枕的人。就算有,身份配得上吗。
于是王黯只能委委屈屈的抱着他的大黑猫睡,每次睡那么三四小时就醒了,懵懵逼逼地瞧着天花板过了一夜,导致黑眼圈和眼袋像镇国之宝。
又是王黯改公文想睡觉却又睡不着的一天早上。
骑士维克多终于看不下去了,生拉硬扯扯着王黯上床。
不是上♂床,只是上床而已,别想太多。
“维克多,你这算不算阻碍我改公文”王黯双手抱胸,坐在床上扯着嘴角看着维克多“我完全可以叫人把你弄出去。”
“嗯”维克多漫不经心地应了声,不顾王黯的反抗把他按在床上然后抱着。
“睡觉”
“我不睡”
“闭嘴,睡你的”

梗源军阀三十题。稍微修改致歉。

新婚

可悲的政治婚姻.王黯提起了华丽裙摆边走在红阶梯上一边想着。

赤象国刚继位的国王——艾伦.琼斯,为了巩固王位须立一个身后势力强大而贤良无害的皇后.而在挑挑选选之后却仿佛眼瞎了一般决定了王黯。

王黯:.....我王黯无fuck说

王黯挽着艾伦的手,挂着虚假的笑容在辉煌大厅招待客人.繁琐长裙让王黯很是不舒服,恨不得直接一巴掌扇死旁边的艾伦,去你妈谁叫你眼瞎看上我。王黯想着

终于招待完客人,进入最激动人心(?)的新婚之夜。

于是两人对着正坐在床上。
艾伦:……
王黯:……
艾伦:……
王黯:……
艾伦:.....
王黯:(我靠是不是要说什么)

[再提成绩就把你从上铺拽下来]


午休,w中学初二的期中测试成绩发下来了,红通通的年级排名榜贴在了教学楼下。一下课,一大群人从楼上闹哄哄围着公告栏七嘴八舌地讨论。

不知哪个家伙瞅着了第一名又被吓得大喊起来。惹得其他人纷纷看向榜上第一名。

一阵惊呼。

“????我靠这次学霸王黯怎么了”
“本田葵他.?????”

一群人炸开了锅似的讨论着,眼尖的一伙儿瞅着王黯慢悠悠地晃着过来,顿时噤了声息。于是人群忽的安静下来,自动自觉地给王黯让开一条路子。

王黯:???这群家伙改性子啦,以前被我打了都没这么乖。

旁边的人面色紧张,生怕王黯看到榜单把气往他们发泄,甚至已经做好了逃跑的准备。

王黯瞧着榜单,嗯.第一名本田葵,第二名王黯,没什么问题。

嗯????????第二名王黯?????

王黯懵懵逼逼地回到宿舍。本田葵是他们年级的万年老二,次次都排在他后头,排名永远第二。他躺在下铺上,眼神放空,仿佛没了魂儿。上铺本田葵幸灾乐祸的声音钻进他耳朵里头,吵得心烦意乱。“黯君,这次考得如何?这半个学期以来您一直在通宵打游戏,到处玩耍呢。”

王黯头上青筋抽了抽,咬牙切齿“你再提成绩老子把你扯下来”然而本田葵也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主儿,依旧闹着。

于是王黯一伸手,扯着本田葵衣袖,生拉硬扯导致本田葵直接翻过栏杆摔下去。

本田葵:我祝你胯部某个东西减少十厘米: /

王黯旁边的粉毛奥利弗眼疾手快把王黯扯了下床。于是王黯自食其果,成为了本田葵的肉垫子。

王黯摔下床躺在地上那一刻,本田葵刚好以正面对上。于是他们俩,不可避免地撞嘴了(...。王黯浑身被撞得疼得快喊出来,嘴巴上还有个不明的柔软触感。

王黯:妈的奥利弗: /我等会要让你知道花儿为什么这么红。

于是艾伦提着球棒刚回来看到的就是这一幕。

艾伦:妈的死gay。
奥利弗:给你个眼神自己体会。